亚马逊为何青睐老兵?

分享到:0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企业管理网   发布者:admin
热度61票  浏览26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1月20日 10:35

公司概况

营业额:480亿美元

利润:6.31亿美元

雇员数:56,200

股东总回报率:-3.8%

世界 500 强排名: 206

当前这个世界,要想成为一家《财富》世界500强公司的初级管理人员,通常需要做的准备有:上个大学,参加某些大公司的管理培训项目,或许还需要攻读一个MBA学位。但丹尼斯·克兰西(Dennis Clancey)的履历迥然不同。这位有着年轻面庞的29岁青年是亚马逊公司(Amazon.com)位于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的仓储中心运营经理,亚马逊在全美拥有34家这样的仓储中心。克兰西负责管理数量众多的工作人员,他们的任务是确保准确地分拣商品、进行包装,并按指定路线将其发送至亚马逊的几百万名顾客手中。

然而,克兰西所接受的培训跟获得物流管理业的学位毫不相关。相反,这位西点军校毕业生

曾在伊拉克服役,任某步兵排排长,随后在位于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市的美国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担任作战行动指挥官,负责探测飞来袭击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一旦监测到威胁,他必须在30分钟之内报告陆军中校,一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中校将负责启动导弹防御系统,以拯救世界。)

为什么一位受训保护美国免受导弹袭击的人,会去亚马逊这样一家公司工作?毕竟,那里的任务要平淡乏味很多,就是坚持不懈地将大大小小商品的零售价格一降再降。“是销售高峰期吸引了我,”克兰西说,他指的是亚马逊公司忙乱不堪、全员齐上阵的一段时期,即民用物流人员所称的“圣诞前夕购物潮”。2010年9月克兰西加入亚马逊时正逢“高峰期”来临之前,他说当时需要在短时间内“训练完毕”(部队用语尚未完全退出他的语言体系)。“这一点令我兴奋,并促使我来到这里,”他说。“促使我留任的是这里的领导风格以及我们与助理之间的关系。”

“助理”指的是亚马逊的小时工,相当于军队里的士兵。克兰西对他的雇主和下属竟然会有如此谦卑的忠诚,这似乎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上它只不过是亚马逊等公司从退伍军人中间招贤纳士所获得的好处之一。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开始大量聘用受过良好训练、刚从部队退役的军官和士兵,亚马逊只是其中之一。(参见侧边栏另外几家青睐老兵的《财富》世界500强公司。)这些公司此举也是在满足社会的一种需求,部分原因在于五角大楼更擅长打仗,而非帮助士兵退役后找到一份工作。2011年,9·11恐怖袭击以来曾在军队服役过的240万名老兵(美国劳工部将这一群体归类为“第二次海湾战争时期老兵”)失业率为12.1%,而全美非老兵劳动人口失业率为8.7%。年龄在18至24岁之间的男性老兵的失业率为29.1%,而同年龄段的男性非老兵人口失业率为17.6%。

就青睐老兵的热情程度而言,其余《财富》世界500强公司几乎无一能与在线零售商亚马逊公司比肩。2011年亚马逊订单处理中心招聘的新职员中25%有过军队服役经历。在军事招聘杂志(G.I. Jobs)评选的2012年100家拥军雇主年度排行榜上,亚马逊因迷恋老兵而荣登榜首。由科技行业填补士兵、海员等退伍军人的就业问题,这似乎有悖常理。但事实上,亚马逊不但是一家科技公司,同时还是一家物流企业。

“我们致力于寻找有创造力、敢想敢为、崇尚行动并能为客户取得成果的领导人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说,他在这里提到了公司经常重复的几个领导原则。“对于那些在军队服役保卫国家的人而言,这些原则听起来非常熟悉;而且我们发现,在我们高速运转的工作环境下,他们的领导能力价值无限。”

在亚马逊,退伍军人们形成了某种小圈子,至少在订单处理中心的运营过程中是这样的。亚马逊北美地区招聘经理菲利普·达纳(Philip Dana)就曾在美国海军服役,做过士兵,当过军官。(正是他劝说克兰西加入亚马逊公司的。)克兰西的老板丹·费伊(Dan Fay)也是西点军校毕业生。亚马逊在菲尼克斯有两处面积一百万平方英尺(约合92,903平方米)的设施,其中一家的总经理乔希·滕特(Josh Teeter)在加入亚马逊之前是一名陆军阿拉伯语专家。

退伍老兵的哪些特质受到招聘经理的青睐,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前初级军官,他们不但经历过战争考验,并且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具有的领导才能跟初出校园的毕业生不同,”37岁的滕特说。他拒绝了中央情报局(CIA)的聘任邀请,转而加入亚马逊负责电子商务智能化提升工作。“他们了解重要的不是他们自身。他们拥有超人一等的良好开端。他们精明。他们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准。”

而老兵们又看重亚马逊什么呢?他们能响应一个更高——但更安全——的召唤,正如他们当初入伍成为战士时一样。“目标感是类似的,” 滕特说,他这里所指的是亚马逊服务导向的思想。还有,他补充说,“一年一度的圣诞节递送高峰期。”

亚马逊公司规模庞大的退役军人力量

是自然成长起来的,而非源于某个宏大的爱国主义计划。虽然没有刻意以退役军人为招聘目标,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末期即公司成立初期,亚马逊发现当时它就聘用了多名前军官负责运营其仓库,因为在这里物流技能最有用武之地。分销组织像一块巨大的磁石一样吸引着退伍老兵。其中包括像大卫·尼科卡(David Niekerk)这样的领导人,这位曾经的西点军校毕业生和亚马逊公司早期主管,现在任职公司全球客户订单处理人力资源副总裁。每一次亚马逊要在特拉华、堪萨斯或弗吉尼亚州等地方新建一座仓库时,就需要一名负责该设施的总经理。每名总经理(其中一些人本身即是老兵)又需要有责任感的人来填补新仓库的岗位。按尼科卡的话说:“他们特别指明需要初级部队军官来负责设施的各个岗位。”

公司高管逐渐意识到雇佣如此多的老兵并不仅仅是一种巧合。2010年老兵人数已达到一个充分的临界点,因此公司决定将雇佣老兵作为一个项目加以固定化。跟亚马逊在其他方面采用的“去中介化”做法一致,这样做也为公司提供了自主招聘老兵的机会,而无需再依靠那些通过维持退役人员网络提供招聘服务的中介机构。

亚马逊如此大规模地雇佣老兵,引起了军事招聘杂志的关注。十年来该杂志一直针对美国年收入5亿美元以上的公司从事最佳拥军雇主的排名工作。评判标准包括是否采取了各种表明公司让老兵感到受欢迎的措施,例如拥有专门的老兵招聘网站(如亚马逊那样),新聘人员中老兵所占的比例,以及在留住老兵方面的业绩记录。“亚马逊荣登榜首的原因是其在这方面工作的连贯性,”军事招聘杂志高管西恩·柯林斯(Sean Collins)说。该公司的母公司胜利传媒(Victory Media)正是由老兵创建的。柯林斯解释说,“在每一项评判标准中,亚马逊都不是排名最高,但它所有各项的得分却是连贯的。”

凯瑟琳·凯罗尔(Kathleen Carroll)很能代表亚马逊近期的老兵招聘情况。凯罗尔曾任美国海军陆战队物流军官,一度在伊拉克参与一处机场的运作,现在负责亚马逊军队关系项目。现年35岁的凯罗尔说,入伍前她在芝加哥郊区过着悠闲的生活,但她觉得海军陆战队很有意思,于是放弃了惬意生活加入海军陆战队。她目前实际上主管着亚马逊公司与军队之间的联络工作。跟贝佐斯的观点一样,她说,亚马逊的十四项领导原则跟部队的原则很契合。“部队领导通常比较适应模糊的任务指示,”凯罗尔说,例如一个非特定的指令“拿下山头”或者“建一座桥”,并把它们跟在圣诞高峰混乱期解决分拣线上的一个小差错这样的指令相提并论。“我们向来是以客户为先,并由此推导解决方案,”亚马逊运营部最高级别的老兵高管大卫·尼科卡说。“先定任务,然后找出解决办法,这对于许多前部队高官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们对此很有共鸣。”

通过利用公司跟部队之间的这种所谓的良好契合——同样,航空公司一直以来也在招聘退役的空军飞行员——亚马逊在老兵招聘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而其他一些公司虽然同样善意地想要招聘老兵,但却困难重重。“大多数人力资源专业人士根本读不懂退役老兵的简历,”美国老兵事务部就业服务主管玛丽·圣地亚哥(Mary Santiago)说。她主管的部门正在开发一系列最佳做法供雇主参考。

由于亚马逊订单处理中心招聘了很大比例的老兵担任领导职务,那里的基调也不可避免地呈现出军事化色彩。在位于菲尼克斯的一个订单处理中心,会议室的名字使用一些军事术语,如“军事驻地食堂”、“地堡”。亚马逊还铸造了一款“服务硬币”,外形很像部队指挥官用来表彰圆满完成任务的那种大勋章,一面印有亚马逊的图标,而另一面则印着美国五种武装力量(指陆军、海军、空军、海岸警卫队和海军陆战队——译者注)的图标。

但是老兵招聘的对象并不限于前部队军官。大卫·奥格(David Ogle)在20世纪90年代曾在一艘潜水艇上任机械师副手——属士兵军衔——目前在菲尼克斯任处理中心经理。(“除了呼吸、电脑和产品之外,其他都归我管,”现年39岁的大卫·奥格说。)他于2010年加入亚马逊,手下有60号人,其中一半是老兵。在加入亚马逊之前,他曾在一家半导体制造企业担任类似的职务。

虽说他们对于部队跟亚马逊职责的类同感到骄傲,但亚马逊老兵通常并不会过分较真二者之间的对比,毕竟,“圣诞季发货”跟拿下一个山头并不是一回事。老兵们似乎都很惬意地发现,公司生活要比火线生活轻松得多:没有动辄长达几个月条件艰苦的军事任务,下班之后可以在家跟配偶共享美酒而非只能在野外以作战口粮充饥,此外还有很多不同。虽然在公司也要尽量避免错误,但即便发生错误也只不过是损失一些金钱——据亚马逊测算,分拣过程中每发错一单货平均导致公司损失10美元——但不会决定人的生死。

亚马逊的生活也并非没有压力,特别是对于小时工而言。跟部队一样,亚马逊也是以苛刻雇主著称。公司去年在宾夕法尼亚州和解了一桩联邦诉讼,该案中一名工人声称他受到指使就一起工伤事故的性质撒谎。亚马逊订单处理中心的工作条件也受到批评,包括温度过高及工作时间过长,但它的联邦安全记录并不比其他仓库运营商差,甚至还要好一些。

在订单处理中心,传送带迅速地把包裹从货架转到打包机再转到装卸口。尽管这里的工作很细致,但给人的感觉却一点不像部队。流水线工人和经理人员通常都身着便装。亚马逊运营中心的墙上到处贴着“精益求精建议栏”。亚马逊重视听取低级别雇员的建议,而陆军长官却很少征求步兵的意见。而且亚马逊的层级结构也比部队扁平。

事实上,公司需要一套跟部队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位于菲尼克斯的运营经理、现年33岁的乔·维拉斯奎兹(Joe Velasquez)曾在伊拉克任步兵军官,2007年回到故乡亚利桑那后加入亚马逊。“刚开始我经历了一场文化冲击,”乔·维拉斯奎兹说,“在陆军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对士兵讲话。但在这里则要强调团队协作,需要花时间进行解释。”

在多次跟亚马逊管理人员及“前线”领导的交谈中,没有人把公司的老兵雇佣项目视为亚马逊爱国主义甚或良好公关的手段,尽管公司确实感激因自己被认为是拥军雇主而获得的意外好处。

公司还制定了招聘更多涉军人员的计划。亚马逊在英国有很大的业务量,它在那里也开始推行同样的计划,积极招聘英国老兵。它还发起了一个项目,招聘现役军人的配偶担任“虚拟”客服代表,并在考虑一项针对残疾老兵的类似计划。

军人配偶是特别受到重视的雇员。一旦接受了适当的培训,尽管经常搬家也不会影响他们对于亚马逊具有的价值,而且他们需要非传统工作时间的特点也适合客服类工作。例如去年底新聘的香农·威尔逊(Shannon Wilson)就是在生下女儿后不久加入亚马逊的。(她的丈夫罗伯特驻守在“宾夕法尼亚号”美国核潜艇。)

军人配偶还能为公司带来一项额外的好处。他们是天然的亚马逊客户。“我本人使用亚马逊的各种服务,” 威尔逊在目前位于华盛顿州布雷默顿市(Bremerton)的家中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因为部队把我们带到离家很远的各种地方,用亚马逊邮寄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非常方便,因为我无需到邮局就能直接向家人和朋友办理邮寄。”似乎亚马逊对此早有算计:它不但要赢得人心、人信,还要赢得他们的钱包。译者:郑欢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最新报道

子分类

中国金钥匙-在线咨询                                                                  

关闭
中国金钥匙网站只对会员及培训班学员启用登陆功能
分享到:0
总部邮箱:Eva@lesclefsdorchina.com  hannahu@lesclefsdorchina.com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